F-灵鹿科技

广告
广告
广告
推荐:
我们的位置:主页 > 百色视野 > 车讯 > 正文

准入标准放宽,造车新势力接得住这份大礼吗?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4-13 18:05

  虽然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但本土汽车产业却大而不强。在进一步推进市场化,开放前端市场,进行优胜劣汰之后,新能源车企面临着新一轮的生死考验。

  “市场就像海洋,企业就是当中大大小小的岛屿”。背靠广阔的国内消费市场的支持,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迎来了“黄金赛道”。但是,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变化,近年来汽车市场活力逐渐低迷,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产业连带下挫,工信部日前对2017年发布实施的《准入规定》部分条款进行了修改。

  此次发布的修改征求意见稿中,核心的部分在于删除申请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准入有关“设计开发能力”的要求;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停止生产的时间由12个月调整为24个月;删除有关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申请准入的过渡期临时条款;删除新建纯电动车乘用车生产企业应同时满足《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管理规定》的条款。

准入标准放宽,造车新势力接得住这份大礼吗?
  总体而言,修改征求意见稿的公布意味着中国对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准入门槛”与“活跃性要求”有所降低,大大提升了企业的发展弹性。主要目的是在市场结构调整中扩大产业规模和占比,集成创新提升产品性能质量,在开放竞争中实现降本增效。

  产业的“大礼”

  调整后的准入规定,进一步放宽了准入门槛,采取更加开放包容的监管手段,强化了事中事后监管,将给企业和市场带来更多的选择空间。但业内认为,最受益的可能是边缘企业,濒临死亡的边缘造车新势力或因此获得喘息机会。

  众所周知,国家发改委2015年6月6日发布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与2017年7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并称为新能源汽车“双资质”管理规定。尤其是对新造车企业来说,资质就像一张“通行证”,从品牌发布到车型发布再到最后的上市销售,都需要跨过这两道门槛。

  被删除的“设计开发能力”则是《准入规定》中《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准入审查要求》的重中之重。它要求造车企业必须具有从产品概念到产品定型、产品生产的全部能力,这在一定程度上严格限制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门槛。从删除之前的角度来看,也间接限制了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

准入标准放宽,造车新势力接得住这份大礼吗?
  相关资料显示,获得“双资质”的新能源车企已有数十家,这其中既包括像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江铃新能源等具有造车背景的传统车企,也包括长江汽车、云度新能源、合众汽车、速达电动、江苏敏安这样的新造车企业。而获得发改委的生产资质,不一定就能获得工信部销售资质。

  所以,在“双资质”极难获得的情况下,大部分新造车企业往往都选择高价购买造车资质或者选择代工的方式,来保证企业的正常运作。而购买资质除了靠运气,还需要新造车企业掏出一笔巨款。理想汽车以6.5亿元收购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威马汽车花费11.8亿收购大连黄海;拜腾以1元的价格但需承担8.5亿元的债务收购一汽华利。

  但是这并不能说明要加入造车行业的后来者就可以轻松地拿到造车资质,这一修改只是降低了企业获取新能源汽车制造资质的技术门槛。可以解释为未来企业在向工信部申请相关资质时,设计开发能力不再是考核指标。新《准入规定》把新能源车企的设计研发能力与生产制造能力进行了分离,新能源汽车产业重点将放在完成生产制造上。

  那么“设计研发能力”的功能释放,不仅可以减轻部分车企的资金、技术带来的成本负担,还可以加速众多新能源车企的资源整合,甚至是助推产业间的跨界合作。以蔚来为例,既可以深化与江淮汽车的代工合作,同时也可以加深与广汽的合资企业合创品牌的发展。车企间充分利用相互之间的研发资源,防止重复与过渡投资。

准入标准放宽,造车新势力接得住这份大礼吗?
  中国凭借汽车工业几十年的发展,取得产销量超越其他国家上百年的成绩,除了市场的规模效应外,最大的外力还是来自于市场竞争的刺激。从早年间的中外对半的占比合资,到外资如宝马对华晨宝马的75%控股,再到引进特斯拉中国独资生产,都是依靠政策这双无形手在市场中的推动。

  新规对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也是一大利好,为一些外资新能源汽车企业在中国落地生产创造了条件,促进了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开放。虽然这一政策可能让外资企业的设计中心或者核心技术止步于国门外,但是汽车产业是一个庞大的生态链,当下要解决的问题是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新《准入规定》开始更加注重新能源车安全性。此次《征求意见稿》在“准入审查要求”中明确,“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应具备保证产品质量和安全所必需的生产设备设施”,再一次明确了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此前提出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是安全第一责任人”的要求。

  不能承受之重

  在《征求意见稿》中,还有一项是将生产企业停止生产的时间由12个月调整为24个月。也就是说按照调整前的规定,车企的某一产品停产超过一年就会被取消再生产的资质,拟实施的新规则将这一时间段延长至两年,间接的为不少发展困难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提供了更多时间和机会进行自救的缓冲期。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广告

最新图片

阿联酋航空北京和上海航 80岁“上古语言”码农:“ 到哪里跑步对膝盖的损伤 眼睛疲劳、干涩、酸胀不
广告
广告